链索 > 新闻 > 正文

问政:江苏省邳州市园林局冯宪飞、李辉腐败问题谁来管?

3月27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将再次出发,进驻21个省份开展两轮督导工作。重点督导未立案查处保护伞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查一查是否实现扫黑除恶与打伞破网同步推进,是否落实政法机关和纪检监察机关线索快速移送、反馈机制,是否分层分类制定打击保护伞对

3月27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将再次出发,进驻21个省份开展两轮督导工作。重点督导未立案查处“保护伞”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查一查是否实现扫黑除恶与“打伞”“破网”同步推进,是否落实政法机关和纪检监察机关线索快速移送、反馈机制,是否分层分类制定打击“保护伞”对策,深挖彻查各类“保护伞”。要重点督导侦查机关依法抓捕涉案人员与查清涉案财产是否同步进行,查一查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对涉财产刑是否同步起诉、同步审判,查一查金融、税务等部门是否积极配合政法机关开展“打财”“断血”工作。

可地方总有一些领导自认聪明、变相贪污、做幕后主使者,与党中央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这些人肆意妄为,利用手中的权力扰乱社会经济正常秩序,趁机敛财!

近日接到一位群众实名反映江苏省邳州市园林局原局长冯宪飞、现任副局长李辉两人利用手中权力强行让施工单位聘用自己的朋友刘宗理为项目经理,平日里两位局长通过刘宗理向施工单位索要财物,是施工完成后,三人合伙还试图侵占该施工单位工程款572万元,其中91万元已经被三人合伙转移到刘宗理及其家属的私人账户上!

 

 

园林局原局长冯宪飞、现副局长李辉逃避受贿事实

3月19日来到邳州市实地了解情况,邳州市园林局原局长冯宪飞、现任副局长李辉以各种理由拒绝出面说明情况、办公室主任说一定让两位领导给予说明回复,截止发稿时已经第十天,依旧没有等到两位局长的说明回复。

 

 

冯宪飞、李辉两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而且还是局领导,为什么有人说“他们强行让施工单位聘用自己的朋友刘宗理为项目经理,平日里两位局长通过刘宗理向施工单位索要财物,是施工完成后,三人合伙还试图侵占该施工单位工程款572万元,其中91万元已经被三人合伙转移到刘宗理及其家属的私人账户上!”这么严重的问题都不敢出面说明情况,而是选择了逃避问题!到底是自己清白无需解释?还是默认了这是事实,在家等着向纪委坦白,等着法律的制裁呢?让人不得其解!

 

 

根据举报人朱希金、刘晔口述,相关录音证据、银行流水证据、与邳州市园林局合同、园林局汇款单等证据,充分说明邳州市园林局原局长冯宪飞、现任副局长李辉、刘宗理三人确实有不法勾当。

 

 

园林局原局长冯宪飞、现副局长李辉

强行让朋友刘宗理担任施工单位项目经理

2015年2月16日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诺公司)接邳州市园林局桃花岛供电工程项目,并签订了《邳州市园林局桃花岛公园10kV供电工程》的合同,当时任邳州市园林局局长冯宪飞局长和李辉副局长必须要求一诺公司聘任他们的朋友刘宗理作为项目经理,否则不让施工。

项目经理人刘宗理与一诺公司监事刘晔达成口头协议:以一年六万(实际支付其12万)为一诺一诺公司驻桃花岛工程项目经理的薪资。(举报人可提供相关录音)

 

 

冯宪飞、李辉两局长通过刘宗理收受贿赂

刘宗理以工作需求为由,给刘晔索要了一张银行卡,是交通银行信用卡,刘宗理每次送礼都是从此卡支付的费用,2104年12月份刘宗理用此卡给邳州市园林局副局长李辉送苹果手机一部;2015年中秋节刘宗理从刘晔索要4000元现金,说是给冯宪飞局长送螃蟹用;2105春节给送冯宪飞局长送20000元现金、还有烟酒,当时留有照片。平时每年都会送购物卡,金额上千元,而且有银行卡消费记录为凭证!

 

 

冯宪飞、李辉、刘宗理三人联合侵占施工单位91万元

通过园林局的财务显示,先后七次在园林局通过其本人及刘宗艳、刘宗礼的私人帐户从园林局转出共记91万元(1、2016年1月15日向刘宗礼支付工程款20000元,2、2016年7月26日向刘宗艳的个人银行卡支付50000元,3、2016年9月23日向刘宗艳的个银行卡支付工程款350000元.4、2016年12月29日向刘礼付现30000元,5、2017年1月25日向刘宗艳的个人银行卡支付300000元,6、2018年2月13日向刘宗理现付20000元,7.2018年9月28日向刘宗艳个人帐户支付140000元),公司多次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追要,刘宗理拒不归还。

 

 

邳州市园林局提供的付款明细中还有打给刘宗艳的钱,还有打给刘宗礼的钱,刘宗艳,刘宗礼又是何人?这两个人与工程什么关系?刘宗理仅仅只是我一诺公司一个现场管理人员,难道邳州市园林局也有一诺公司给刘宗艳和刘宗礼的授权吗?

邳州市园林局领导为何能指示其他单位私扣公章

在2014年3月15日,一位自称是桃花岛派出所的民警吴传军扣压了公司公章,公司监事刘晔前往处置,吴传军对刘晔作了详细的问询笔录,并让刘晔给刘宗理做了授权,而公章却失控了两个多月,在2018年10月,公司怀疑此事,并多次给吴传军致电了解情况,吴警官给出的答复是协助园林局领导安排的,其他就不愿多说。(本人有与吴的录音)后期本人欲作报警,并发公函给园林局。园林局副局长李辉让我不要把事态弄大,后此事不了了知。

吴传军作为一个内保警察受谁指使传唤我一诺公司刘晔并对刘晔进行询问?又是什么目的扣留一诺公司公章几个月了长达三个月之久?询问笔录保存在何处?根据吴传军的通话和短信,此次事件是根据邳州市园林局李辉副局长指示办的,谁给了邳州市园林局可以指示警力的权力?

究竟是谁给了邳州市园林局原局长冯宪飞、现任副局长李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强行让自己的朋友刘宗理担任施工单位的项目经理,又是谁给了他们三人的胆量,竟然异想天开的侵占施工单位572万元的工程款,而且已经转移走91万元。举报人多次向邳州市纪委实名举报,为什么至今没有回复?难道邳州市纪委是要包庇这两位腐败的局长吗?还是邳州市纪检委办事效率就那么的低。希望邳州市纪检委能认真对待此事,在反腐打黑的态度上,能和党中央保持一致。

举报人也多次向当地报案,也有相关证据,为什么就一直迟迟不给于立案,是证据不足还是另有其他原因?还希望某些单位能维护法律尊严,彻查刘宗理此人的侵占一诺公司工程款一事。在证据和事实面前,希望某些领导要重视!

在证据和事实面前任何人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只是早晚的一天,我相信邳州市市委、市政府领导能还一诺公司一个公道,把腐败份子绳之以法,能让刘宗理得到法律的惩罚!我们将持续关注和报道!(本文根据实地视频、录音整理而成)

>
延伸 · 阅读

如何查询老公或老婆的微信历史聊天记录

微信相比大家都应该使用过吧,某些人很好奇别人的微信一味的想知道微信聊天记录怎么查...

问政:江苏省邳州市园林局冯宪飞、李辉腐败问题谁来管

3月27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将再次出发,进驻21个省份开展两轮督导工作。重点督导未...

标签

相关文章

加载更多